(1 / 2)

杨楚楚胜利生下小公子,母子平安的消息,已经传出来了,媒体那边也是很积极的进行报道,并且还有记者拍到洛锦御守在医院内,一直没有出来,可见是一个极为负责任的老公,也肯定会是一个很宠孩子的父亲。

总统府内,蓝言希挺着将近七个月的大肚子,从电梯口走出来,这几个月,她觉的自己光长体重,没长脑子,记忆力都好像跟着下降了,明明记得手机是放在楼上的,可找了一圈,才发现,手机被她随手扔在沙发上了,她有些懊恼的走到沙发旁边,拿起手机,突然看到一条信息,是杨楚楚发给她的,背景是医院的病房内,她竖着两根手指,对着屏幕,在她身边有一个小小的小婴儿,正香甜的睡着了。

“哇,生了。”

蓝言希忍不住替她高兴,看着那健康红润的小人儿,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再有一个星期,就是七个月了,小家伙在她的肚子里面跳的很欢乐,特别是晚上要睡觉那会儿,她困倦的不行,小家伙却撤着欢儿似的,左一脚,右一拳的,不会要生出一个混世小魔王吧?

想她和凌墨锋都属于性格平和的人,如果生出一个调皮的小家伙,那可真够头痛的。

蓝言希赶紧送上恭喜,然后问了一下生孩子疼不疼的事情,杨楚楚倒是很快就给了她回复,只说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蓝言希眉儿揪了起来,越接近预产期,她越紧张害怕,但这也许就是女人必经之路吧,如果没有生孩子,人生就没有那么的圆满了。

又是一年快要走到尾了,窗外飘起了白白的雪花,蓝言希站在窗前看着,明明是黄昏时间,天就黑透了。

“夫人,窗前冷,你加一件外套吧。”

请过来帮忙做事的阿姨,对蓝言希很照顾,事事都替她周全着。

“谢谢你,王姨。”

蓝言希接过外套,披在身上,感激道。

阿姨摇了摇头,笑起来:“我去准备晚饭了,先生该回来了。”

“麻烦你了。”

蓝言希微笑说道。

这一段时间,凌墨锋的工作非常繁忙,有一段时间,连续半个月都在国外出访,蓝言希想他都快要想疯了,但这就是她挑选的老公,优秀,出色,却对工作认真负责,这世间,永远都不会有两全齐美的事情,有,那一定是幸运的。

雪花落下,远处,一束强光照了过来,蓝言希不由的抬手遮住了眼睑,心头一喜,是凌墨锋回来了。

她忍不住走到门口处,等他回家,仿佛成为了她现在最期待的事情了。

车子在门口停下,车门打开后,传来一道沉稳的脚步声,紧接着,蓝言希看到凌墨锋身穿着黑色的长风衣,踏着台阶,映入她的视线之中。

风衣修身,将他笔挺高大的身躯,更衬的霸气了几许。

蓝言希就喜欢看凌墨锋穿着正装的样子,又帅气,又凌厉,带着与身俱来的清贵气质,格外的迷人。

凌墨锋工作了一天,刚才在车上,休息了一下,此刻,看到大厅门口的女人,他精神一振,长腿快步的迈到她的面前,眉宇轻拧,语带责备:“言希,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站在门口吹冷风,对身体不好。”

“没事的,就一会儿。”

蓝言希却不听话,笑眯眯的望着他。

&n

bsp;凌墨锋忍不住摇头,真是拿她没办法,光听不记,过后就忘。

“先生,你回来了。”

两名阿姨立即上前打了一声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