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处理(1 / 2)

再见仍是幸福 莫班班 4299 字 2019-11-01

清晨,钟宇换上运动装下楼去晨跑,山间的薄雾在酒店的周围环绕,他想着不知昨晚束合和王锦渊说了些什么,他俩又怎么样了。www.ghshuwu.com耳机里放着ohtheLarceny的专辑,钟宇加快了步伐,跑了一段冲刺的速度。iWatch跳出一条付可歧了微信,“天冷,记得添衣。”钟宇看了一眼,停下脚步嘴角撇出一点笑容,回了两个字,“啰嗦”。

电话响起,是王锦渊。钟宇擦掉额头上的汗珠,笔直地站着,好像王锦渊就站在他的面前一般,电话接起,他还下意识小鞠了一躬。

“Boss,您起床了?”钟宇语气有些怯怯的。

“昨天是你让束合进来的?”

“我……我正好碰到束小姐,昨天,昨天您的情况又……束小姐怎肯罢休,我只好……”

“只好什么都说了?”

“对不起,boss!”

“罢了,不重要了。”

钟宇愣了一下,他还以为王锦渊会大发雷霆,责怪他守不住秘密。

“你现在订张机票,我们回LA。”

又回去了?钟宇惊讶,记得上次王锦渊跟他说短时间不会再回去了,难道是……病情又没有控制好吗?他不敢多问,先连声应了这个事。

“你到了我门口给我发消息,我会出来。”王锦渊多嘱咐了钟宇一句,大概是怕门铃会吵醒束合。

钟宇挂了电话后立马开始安排回程的事宜,等他上楼去找王锦渊的时候,看见王锦渊的双眼有些发红,估计又是熬了一夜。

从川草飞LAX的航班要飞将近12个小时,他们上了飞机后,钟宇像平时那样安静,他等着过一会王锦渊会休息睡着。

“是不是连你也觉得我对束合太过分了?”王锦渊难得跟钟宇说起他感情上的事。

钟宇有些慌张,不知该怎么回答。“我只知道束合是真心爱你,而boss你,也是……”

“小钟,我有些累了。”

“那boss你快休息吧,我让空姐把毯子拿来?”

“不是,我是说这些事,所有的这些。”

钟宇看到王锦渊一脸倦容,长期睡眠不足导致他的身体状况也开始变差,有时会精神不济,但是只要是说起束合的事,他的眼神总会多出那么一些明亮的感觉。

“跟路洋联系一下,我要把Malibu的房子卖了。”

“卖了?那里面的那些东西呢?”钟宇想起那房子里还放着好多Bella的衣服与旧物。

“全部处理掉。”王锦渊的语气很坚决。“一件都不想再看到。”而后他又补充了一句。

“没问题,我会把一切办妥。”

漫长的飞行倒是让王锦渊恢复了一些体力,他没有花太多的时间调整时差。隔天他没有让钟宇陪他出门,而是自己开车去了一个地方。

墓地。

王锦渊清楚地记得那个日子,九年前的今天,车祸发生的那天,那个转变了他之后所有生活的一天。

今天微风和煦,天高云淡。王锦渊穿着最正式的黑色西装和白色衬衫,系着黑色纯色的领带。他手拿一束黄玫瑰,走向那块墓碑——MYDEARWIFE,BELLAYANG。

远远的,王锦渊看见墓碑处已有人来过,碑前放着一个白色的泰迪小熊,头颈系着一个粉色的蝴蝶结。没有别的东西了,没有花,也没有字条。他拿起小熊,白色的茸毛一尘不染,似乎是今天刚刚来过放下的。Mason一家都在国内,Bella也不是特别喜欢这些毛绒玩具,难道这个小熊……是有人给那个逝去的孩子的?

王锦渊握紧了手里的花束,想起了那个Jared一直没有查出来的孩子爸爸。

不过,都不重要了,是谁都与他无关。

墓园即使在白天也有着安静得可怕的气氛,静得连风吹过的沙沙声都显得刺耳。王锦渊蹲下身把黄玫瑰放在墓前,起身后又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他的神情有些淡漠。

他是来说再见的,其实早该说了,谁都不知道怎就拖了九年那么长。

“这是葬礼后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来见你。”王锦渊淡淡地对着墓碑说着。“年轻的我没有学会原谅你,现在的我希望你能原谅我。”

墓碑上的这个名字,曾经也是刻在王锦渊心里的挚爱吧,也许当年的Bella和王锦渊都无法预知,之后他们的结局是这样走向了黑暗。

阳光下王锦渊就这样站了十多分钟,没有人能知道他在心里想了些什么。谁还能记得九年前的他是怎样的模样?好像不是时光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而是所有的这些过往。

新的一周束合来到公司,陈菲琳前两日已经去和蔡冰漓碰过面了,束合没有问她进展如何,今天等着见面时能问问情况。

她走到茶水间看见付可岐站在咖啡机前发着呆,“嘿!”她在付可岐身后喊了句。

付可岐回过神,回头看见是束合,但神情有些不自然。

“你怎么了?”

他魂不守舍地摇摇头。

“说话呀?我怎么看你不太对?”

付可岐叹了口气,“也没什么,就是……钟宇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