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回忆是苦药(1 / 1)

再见仍是幸福 莫班班 561 字 2019-10-14

晚宴进行到一半,fiona又上台说了些ge接下来会启动的几个慈善项目,捐助山区小学啦,扶贫帮困先天重病新生儿啦等等。http://www.mianhuatang.co王锦渊一晚都围在sey的工作强度真的不是盖的,他们团队手上是general!”,没等王锦渊确认,bella直接推去了手术室进行手术,这时他才想起些什么,冲着被推远了的病床吼了一声。

“she’spregnant!”(她怀孕了)

他在手术室的门口,焦躁到极致,不自觉颤抖的身体,无处安放的双手。那是他最难熬的5个小时。对,手术持续了整整5个小时。

等来的结果是:植物人,大脑受到了不可逆的重创,几乎不可能再有苏醒的机会。肚里的孩子19周,已成人形,是死胎,也处理了。

之后赶到的bella母亲听闻,直接昏厥了过去,而bella父亲受伤的脸和那充满了血腥气味的医院,就是折磨王锦渊这么多年的深夜梦魇。那张脸,那个死去的孩子,重复着,重复着,不断出现在他的梦里。

氤氲的黄昏下,波涛汹涌的浪潮无情地拍打着礁石,奇怪而高的天空散发着诡异的橙红色。过往早已不止是过往,是奠定了所有未来的基石。既已是黄昏,无尽的黑夜带着渗人的夜气已然静候多时。是无边无尽的态势,无人知晓光明何时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