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重提旧事(1 / 2)

再见仍是幸福 莫班班 4549 字 2019-10-14

回忆有时总是占据了我们大部分的思绪,特别是在寂静无声的夜晚。http://www.maiyj.com束合似乎又在梦中,再一次看着王锦渊渐行渐远的背影,她努力想要喊他,却发现自己喉咙竟发不出一点声音,深深的无力感。

顿然醒来,束合才想起来自己是在飞机上,转头看见路洋坐在她身边,他开着阅读灯,用电脑看着全英文资料。

束合竖起椅背,看了眼窗外,黑漆漆的。身边的路洋左手撑着头,依旧神情专注地弄着文件,这是束合第一次看见工作时的他,没有了平时的聒噪,认真且投入。大概是他吊儿郎当的样子看多了,束合都忘了路洋也是他们这个行业的业界翘楚。

感觉到了束合的目光,路洋抬头看着她,笑了笑,“醒了?”

她点了点头。

“又做梦了?”

“嗯。”

“再睡会?”

“不了。”束合看了眼路洋的电脑,“在弄什么?”

“公司发来的营销策划,我顺便再想下客户定位该怎么弄。”

“你这是要把我的工作都做完啊……”束合直接拿过路洋的电脑,仔细研究起那些资料。

路洋看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又把电脑抢了回来,“到了那再研究,现在你需要休息,注意身体!”

束合叹气,“所有人都让我注意身体,再休息下去,也不怕我脑子生锈?”

“生锈了好呀,傻傻的,这样你就能待在我身边了!”路洋说着,便把自己的灯关了,合上了电脑,把已经褪到了束合腿上的毯子重新盖回她的身上。

束合突然握住他的手,轻轻推开,“不要对我太好……”

“怎么?怕自己动摇,会对我动心?”路洋依旧笑着。

束合没有看他,而是转头望着什么也看不见的窗外,“那你想要的又是什么?”

路洋把头凑近,俯了半个身子过去,“要你啊……”

束合皱了皱眉,回头对上了路洋的视线,那双眼睛清澈透亮,她不愿多看,每次看了之后心里便更乱了,明明外表邪得很,偏偏就他那双眸子清莹如水晶……

“别躲!看着我!”路洋看出了束合逃避的样子,突然出声。

束合重新看向他,呼吸不知为何变得有些重,胸口起伏。路洋没再多说什么,而是捧着束合的脸,想要吻她。束合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些,路洋看到了,便作罢,又靠回自己的位置。

之后的时间里,两人安静得没再说话,束合不知不觉地闭了眼,脑海里又浮现出上次路洋高烧时的那一吻,她的心脏跳得有些快,不自觉地捂着胸口,想起自己的手术在胸口留下了一道又长又丑的凸出来的疤痕,就像一条肉色的蚯蚓,趴在自己身上。

束合想过,她即使和王锦渊断了,即使心里放下了那个人,她也不想再和任何人在一起,她害怕,她自卑,这幅身体脱了衣服,丑得让人恶心。

“不要否认你喜欢我这件事。”路洋轻声说。

束合闭口不语,路洋也没再步步紧逼。

落地后,束合拿着行李自己去了酒店,没跟路洋多说什么就走了。路洋让她第二天先去他公司ealt当时去的那家医院吗?

是啊,自己生了一场病后,这事也差不多快忘了。今天一看,竟又勾起了好奇心。

她打开微信发了条信息,询问付可岐上次交代的事,还有没有进展……

不久,束合他们就开到了那处房产,进入了大门后,需要穿过一条窄窄的小路,两旁的绿篱长得有半人高,绿篱后面种着一排叫不出名字的大树,把周遭视线遮挡得完完全全,束合感叹着这惊人的私密性,很快,驶出小路后豁然开朗,一个巨大的宫殿建筑展现在他们面前。不夸张的说,那栋建筑前的绿地,完全可以停下一架直升飞机。

路洋带着她进了那栋建筑。这,彻彻底底,根本,就是一座宫殿,束合惊讶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房子入门是一个圆形大厅,头顶是两层楼层高的玻璃透明穹顶,束合觉得自己在这里说话,也许都能传出回音。路演继续把她引到其中一个房间,那是一个木镶板书房,带着12英尺的大理石壁炉,复古的灯光配合着泛黄的木材,照着那整面高而密的书墙,束合觉得有些不舒服,有些压抑。

他们兜兜转转,在房里参观着。“这还有个雪茄室。”说着,路洋带她去了那个房间。

束合摸着墙,“这背景墙上的铆钉,好特别。”

“那些铆钉,其实都是子弹。”

束合听到,吓得很快收了手。

“很特别吧?”路洋笑着说。

的确是个古怪富豪,外国人也没什么忌讳,这要放回国内,怎么能让这么煞气的东西出现在自己家里。

“去地下室再给你看看。”路洋就像带着束合来参观景点一样。

“不要跟我说这里还造着地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