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1 / 2)

五十四张神秘卡牌,被封印的不可知物,笼罩在地球之上的封印场。

这样的一幕,如同神迹,令沈寻目眩神迷,几乎忍不住对此生出崇敬和向往来。

但很快的,沈寻这位死了也要在墓碑上刻下无神论者伟大的宣言的党员冷静下来,抛开了那一瞬间因过分震撼感而生出的崇拜感,抛下了那玄之又玄难以言述的神学,开始用自己的知识为这一幕进行解构。

方才那近乎克苏鲁神话中古神模样的“不可名状之物”,应该就是外星游戏里提到过的“信息态生命”了。

信息态生命,是自带磁场、并没有实际形态的生命,除了极个别天生就能感知信息态生命的人,也就是俗称有着“天眼”“阴阳眼”“鬼眼”之类的人外,正常状态下的它们是无法被人类的肉眼所捕捉的。

但有些信息态生命实在是过分强大,其存在的本身就极大地影响了正常磁场,像是黑洞一样,扭曲了光线,也扭曲了视线,在光暗的交替下显露出了疑似“形态”的阴影,这才被被人类的肉眼捕捉——就像是这位路过地球的“邪神”。

然而这一部分的“阴影”绝非信息态生命真正的形态,而只不过是磁场的影响和光线的扭曲产物而已,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大部分见过“邪神”的人对其描述却大不相同,因为它真的没有形状。

与此同时,它自带的强磁场会令其所经之地的磁场一片混乱,而这样的混乱会极大地影响和干扰人类大脑,造成幻听、幻视,严重的则会发狂致死。

——而这,则是被称作邪神的信息态生命之所以“不可名状”、“不可直视”的真正理由。

可以,这非常科学。

成功解释了“邪神”的存在形态后,沈寻将目光投向了“封印”邪神的五十四张卡牌。

那么,这些能够将没有形态的信息态生命化作物质界的“琥珀”的东西,其真相又是什么呢?

·

“一个世纪前,也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突然有一个人找到了各国的当局政府。”

“这个人没有身份,没有来历,甚至没人知道他是如何突破重重防守出现在各个政府的领导人面前的……但他就是这样出现了,像是一个影子。”

“他站在了各局政府的领导者们面前,单刀直入地告诉他们,世界已经危在旦夕,因为十天之后,那位亘古存在的‘邪神’克苏鲁就将降临地球,散布祂的恐惧与噩梦。到时候,所有见过祂、听过祂的声音的人,都只有两个下场:成为祂的信徒,或成为祂的食物。”

“各局领导人们对此嗤之以鼻,并不相信这种神神怪怪的事,更不相信所谓的神灵,但这个人很快给他们看了一样证据……”

“什么证据?”王一先追问。

秦飞在车里吐了口烟,目光直视前方:“不知道。”

“不知道?”

“是的,不知道。哪怕到了现在,也没人知道那个神秘人的身份,更没有人知道当时的那位神秘人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说服了当时的各个领导人……我们只知道最后的结果——那就是封印物研究会的成立,以及五十四个封印所的建立。”

“但是邪神克苏鲁呢?还有那个神秘人的下落,还有研究会的建立者,还有这些封印所最初的管理员,他们是怎么来的?”

“不知道。”

“又是不知道?”

“是的,不知道。像我们这样级别的人唯一能知道的是,每一间封印所最初成立的目的,并不是封印和收容所有的封印物,而是封印和收容唯一的封印物。”

王一先脑袋转得快极了,迅速追问:“唯一的封印物?这是什么意思?是指最初的封印物吗?但为什么封印一样封印物却需要五十四间封印所?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秦飞笑了一声,没再回答。

黑暗中,他踩下刹车,打开车门。

“行了,下来吧。”秦飞说,“欢迎来到04号封印所。”

王一先怔怔向前望去。

这一刻,一个崭新的世界在他面前徐徐展开。

·

沈寻着迷地看着这五十四张卡牌,凝望着这粲然金光下蕴藏的无尽危险。

他的意识在虚空中漂浮,直勾勾地盯着在金光中晕染模糊地卡牌,念头闪动间就来到了离他最近的那张卡牌面前,伸手就想去拂开金光,去探查卡牌的真相。

但——

“别碰!”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沈寻。

沈寻回头四顾,却看不到人。

对方的话语继续,声线里带着与生俱来的冷感与肃杀,但说话的声音却像是信号不好的收音机,断断续续。

“……那是……过去……信念……”

“……未受训的……无法……”

“……离开……”

那冷肃的声音该死地性感,但却飞速与沈寻拉远,并且变得越来越低,越来越弱。

最后,沈寻恍惚间竟然还听到了奶声奶气的喵喵声。

就很离谱。

沈寻并没太将这放在心上,回头又将手伸向了那卡牌。

沈寻有一种直觉——他将会在这卡牌上找到他一直寻找的东西。

那就是美,如同神迹一般的美!

这一刻,沈寻的手穿过金光凝聚的封印场,取下了第一张卡牌。

无形的锁链在虚空崩裂,有什么东西开始逐渐崩坏。

若有若无的声音不知何时响起,像是有无数人在沈寻耳畔窃窃私语,说着古怪而疯狂的呓语,想要将他引向那个属于噩梦和畸形的世界。

但这能将普通人逼疯的声音却无法撼动沈寻半分,甚至于这样的声音竟像是沈寻缺失的能量,令本来有些疲惫的他再度精神了起来。

微妙的变化这个属于信息的世界中碰撞,改变,延展。

沈寻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注意到。

他只是惊喜地看着面前的这张卡牌,拂开笼罩在卡牌上的金光。

于是下一刻,世界再度在沈寻面前发生变化。

……